• <acronym id="kkmzt"></acronym>
  • <code id="kkmzt"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kkmzt"></code>
      <var id="kkmzt"></var>
      登錄 注冊

      《論捧逗》相聲臺詞完整版

      時間:2018-08-17 臺詞 我要投稿

        在相聲形成過程中廣泛吸取口技、說書等藝術之長,寓莊于諧,以諷刺笑料表現真善美,以引人發笑為藝術特點,以“說、學、逗、唱”為主要藝術手段。

        甲:這個曲藝的形式嘛是非常簡單,

        乙:哎,對。

        甲:曲藝的特點嘛就是短小精悍,

        乙:是啊。

        甲:一段兒嘛是一段兒的內容,

        乙:嗯。

        甲:一場啊是一個形式,

        乙:哎。

        甲:我們這場形式更簡單,

        乙:相聲嘛。

        甲:兩個人往這一站嘛就說起來。

        乙:誒。

        甲:可是相聲雖然是兩個人哪,但是觀眾主要聽,那還得是聽我。

        乙:嗯,我呢?

        甲:你呀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你只不過是聾子的耳朵——

        乙:這話怎么講啊?

        甲:配的。

        乙:配。。。你說這叫什么話哪(nei4)?

        甲:誒,捧哏的嘛!

        乙:相聲嘛!對口相聲啊!我是捧的,你是逗的,這場相聲好壞咱們倆人都有責任哪!

        甲:你有什么責任?

        乙:有。有什么責任?!

        甲:主要責任在我這兒!我站這兒滔滔不斷,老得說。捧哏的有什么?往旁邊一站,鞥(eng)、哎、嗻、是、唉呦、哦、嗨,最末一句“別挨罵了”,他就下臺鞠躬,這就算他勝利的完成任務。

        乙:你這個談法我不同意,

        甲:嗯?

        乙:不錯,我們這個捧哏的經常說這句“別挨罵了”,可是這是舊的表演手法呀,現在不實用了。

        甲:(很瞧不起的嘲笑)現在你不實用,你有什么新的東西?啊?!你有什么新詞兒?

        乙:哎呀!

        甲:你可不就別挨罵了嘛!且。。。(又接著笑了起來)

        乙:你呀!你把這個藝術啊,太看輕了,我告訴你,咱們這場相聲啊就好比一只船,我就是那掌舵的,你呀就是那(nei4)撥船的,我讓你往那(nen3)么走你就往那(nen3)么走,沒我這掌舵的,你打轉悠去吧你!嘿嘿

        甲:哦?

        乙:你哪懂這個。

        甲:您這個例子舉的很恰當,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您說咱們兩個人說相聲吧,就好比就一只船,

        乙:哎!對了(liao)!

        甲:我這逗哏的好比是撥船的,

        乙:是啊。

        甲:你這捧哏的嘛好比是掌舵的,

        乙:哎,這話對。

        甲:那么你說是掌舵的主要,還是撥船的主要呢?

        乙:那當然是掌舵的主要啊!

        甲:我不是這樣認為,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我認為是撥船的主要。

        乙:沒有的話,那還是掌舵的主要。

        甲:哦?

        乙:我告訴你掌舵的這個主啊,得有豐富的,換句話說我們這個捧哏的得有高度的藝術修養,你懂這個嗎?(甲又一次很瞧不起的嘲笑乙)外行你這,你懂。。。

        甲:您。您還藝術修養哪?

        乙:怎么著?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成天介鞥(eng)、哎、嗻、是、別挨罵了,還藝術修養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要講藝術修養的話,得說逗哏的。

        乙:我也不是不會逗啊!

        甲:是啊,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你一學(xiao2)不是也學(xiao2)逗嗎?

        乙:還是啊!

        甲:可是為什么他又捧了呢?就因為這個逗哏的要求條件兒高,他學(xiao2)了好幾年,不夠這個條件兒,你說怎么辦呢?讓他改行,買耗子藥去,怪對不住他的,得了,就把他列入到捧哏吧,凡是捧哏的全是不夠材料的。

        乙:怎么著?捧哏的都不夠材料?

        甲:對了!

        乙:哎呀!這么說老先生話你都忘啦!

        甲:老先生說什么來著?

        乙:(很輕蔑的一笑)嘿!咱們那(nei4)個老祖先教導你那話你都忘記了。

        甲:說什么?

        乙:三分逗啊,七分捧,我占七成,你才占三成。你看你,這話你都忘記了你呀!

        甲:哪(nei3)位老先生說的我全不同意,

        乙:嗯。

        甲:要按比重來說呀,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我這逗哏的占百分之九十九點九。

        乙:那我這捧哏的哪?

        甲:也就占百分之零點一,弱。

        乙:還弱!

        甲:捧哏的我告訴你除去蒸餾水,沒嘛兒,什么也沒有。

        乙:你要這(zen4)么說的話我占百分之百,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你連點兒蒸餾水都沒有。

        甲:你看你,說話你著急干嘛?

        乙:我也沒有著急嗎?本來你說的這我不同意。

        甲:也難說呀,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你得說捧哏的重要。

        乙:為什么?

        甲:因為你就會捧哏,你不會逗哏。

        乙:誰說我不會。。。你先等一會兒,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我告訴你,不會逗哏他就捧不了哏,沒有逗哏的基礎他捧不了!

        甲:我由認識你那(nei4)天也沒看見你逗過哏哪?你多咱逗過?

        乙:你這個說話呀,太不結合實際啦!

        甲:怎么?

        乙:以前,過去的事兒咱不談,就拿前二年在中國大戲院、天津我逗過沒有?啊?你想一想?

        甲:前兩年是吧?

        乙:啊啊!

        甲:嗯,對對對,對,你要不提我還真忘了。

        乙:完了!

        甲:對,逗過一次。

        乙:切!(很不屑的口氣)

        甲:再者說您逗那(nei4)哏也不露臉哪?

        乙:哪(nei3)點兒顯眼啦?

        甲:就那(nei4)天那(na4)慘狀您沒記著?

        乙:什么慘狀你可以揭露,你說說。

        甲:好嘛!

        乙:怎么啦?

        甲:就上次他逗那(nei4)哏哪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剛往那(nei4)逗哏的地方一站,當時臉就白了,嘴唇也青啦,渾身直哆嗦,就跟踩電門上一樣。觀眾這時候看著可難受了,你說走吧?還等著聽下一場;不走吧?看著他別扭。觀眾也有主意,全到外邊去涼快去了,我們這個園子里甚至沒人了。也別說,再前兩排坐著兩位,這兩位啊,據說是。啊。這個失眠癥啊,神經衰弱,大夫給的這個an眠藥片兒,一頓他吃三十多片全睡不著覺,那(nei4)天他這么一逗哏,那位那兒呵,“呵呵呵”(學打呼嚕)打上呼嚕了。催眠的相聲,這叫什么藝術?啊?

        乙:你這話也太夸張了。

        甲:這一點兒不夸張啊?!

        乙:太夸張了你。

        甲:實事嘛!

        乙:這么辦,咱也甭催眠不催眠,咱倆換個個兒,我逗你捧,咱倆換個個兒。

        甲:多怎換?

        乙:現在咱就換哪!

        甲:你站這逗來?

        乙:哎!我逗你來捧。

        甲:誒!別介!

        乙:你也學習學習。

        甲:別介!別介!別介!

        乙:啊?怎。怎么啦?

        甲:好嘛!

        乙:怎么啦?

        甲:待會兒你往這一站各位全走啦!

        乙:啊,敢!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敢!咱們哪!也別多說,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咱倆換個個,我逗你捧。

        甲:今天非逗不可?

        乙:干嘛非逗啊?這是叫你學習學習,我逗你捧。

        甲:哦!行,你來!

        乙:咱倆換個個兒。(甲乙交換位置)

        甲:看你逗,呵呵

        乙:這!(咳嗽一聲清清嗓子)

        甲:誒!你逗可是逗啊,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你逗這段兒可得把觀眾說樂了。

        乙:說不樂那叫什么相聲啊?!

        甲:誒,對了!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可是說這段得有內容啊!

        乙:當然有內容啊,

        甲:嗯嗯。

        乙:啊,當然有內容啊!

        甲:對,可得說那個對口兒的。

        乙:吔!咱倆人說相聲嘛,回來我把你擱在那了,

        甲:對對對。

        乙:兩個人嘛!不對口相聲。

        甲:誒,你一句我一句的,可是讓我話說多了也不行,知道嗎?

        乙:現在你這話就不少啦!

        甲:行,逗吧。

        乙:啊?

        甲:逗吧。

        乙:開始啦?

        甲:開始。

        乙:(一拍醒木)辛苦您哪!

        甲:(漫不經心的表情)嗯。

        乙:昨天那,我到您家啦!

        甲:哎。

        乙:我“啪啪”這(zen4)么一打門哪,由門里頭出來一人,

        甲:嗻。

        乙:我一看哪,不是外人,是你媳婦兒我大嫂子。

        甲:是。

        乙:我問你呀,說你沒在家,

        甲:哦。

        乙:那(nen4)么。。。我呀!我就走了。

        甲:嗻。

        乙:不,我呀!走了!

        甲:你走吧。

        乙:(推甲)你也活動活動吧!找涼快地方兒去涼快涼快,過過風兒你。

        甲:不不不!

        乙:啊?!

        甲:這個捧哏的可不就這個嗎?捧哏就是鞥(eng)、哎、嗻、是、別挨罵了,這這、除去這個沒別的。。。

        乙:怎么這?捧哏就這個?

        甲:啊。

        乙:你可太輕視捧哏的啦!捧哏的往這兒這(zen4)么一站哪!很重要啊!

        甲:哦?!

        乙:哎!他得聚精會神哪!全神貫注,倆眼得時刻盯住逗哏的,根據逗哏的敘述起、承、轉、合,配合感情啊!雖然說捧哏的話不多,但是得要起到畫龍點睛作用,你懂這個嗎?我要給你這(zen4)么樣(ya4)兒捧啊!我的同志!你也逗不樂各位呀!

        甲:我不信哪,

        乙:啊?

        甲:那還是你沒能耐,你的藝術不高啊!

        乙:要是高哪?

        甲:高啊!告訴你我要是逗哏,還甭說有個活人站這兒給我捧,就旁邊兒這兒給我立棵電線桿子,我全能把觀眾說樂嘍!信嗎?

        乙:你這話可太狂啦?

        甲:一點兒也不狂。

        乙:我比那電線桿子怎么樣?

        甲:你干嘛比呀?你就是電線桿子!你還比什么勁兒。

        乙:好嘞,這(zen4)么辦,你逗我捧,我也按照你那樣兒的捧法,

        甲:你給我捧。

        乙:我看看你這個樂打哪來?

        甲:你瞧著,嘿!

        乙:我先問問你,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你換哪一段那?

        甲:還這段。

        乙:原詞兒不動?

        甲:當然啦!

        乙:哎?這可新鮮,來!(甲乙再次交換位置)大概你比我能耐許大。

        甲:辛苦!

        乙:(漫不經心的表情)哎。

        甲:昨天那,我到您家啦!

        乙:嗯。

        甲:到您家這(zen4)么一打門那,

        乙:哎。

        甲:解門里頭出來一人,

        乙:是。

        甲:我一瞧可不是外人,

        乙:嗯。

        甲:是你媳婦兒我大嫂子。

        乙:嗻。

        甲:問你說你沒在家,

        乙:誒(第2聲)。

        甲:我就走了,

        乙:別挨罵了。(扭過身子往后臺走)

        甲:我就拐了彎兒。。。哎哎哎哎哎。。。(急忙追過去拉住乙)

        乙:(甲乙二人拉扯成一團)怎么拉拉扯扯的?你怎么拉拉扯扯的?(乙:不不不。。。)不是你撒開,(乙:不不。。。)你有話說話,(乙:不不。。。)你拉拉扯扯的怎么意思?!

        甲:不是,你。。。。你上哪去?

        乙:我上。。。我完成任務啦!我上哪去?!

        甲:完成任務啦?

        乙:啊,別挨罵一說出來那就算完成任務啦!(有轉過身來往后臺走)

        甲:誒!回來!回來!回來!(又過去拉住乙)

        乙:你這怎么意思你?!

        甲:不不,

        乙:啊?

        甲:你。你先等一等,

        乙:啊,怎么啦?

        甲:不是,你走了我怎么辦?啊?

        乙:我。我管你干嘛呀?!我就會這句“別挨罵”,只要一出口按就算完了嘛!

        甲:不行!不行!

        乙:嗯?怎么了?

        甲:你完了不行,我這還沒完哪!好嘛!

        乙:那怎么辦哪?

        甲:我這兒逗哏那!你雖然就會一句“別挨罵了”,你不能得(dei3)那兒那說啊!你讓各位聽一聽,啊?我這說沒兩句兒,他站旁邊兒“別挨罵了”,你下去了,啊?行嗎這個?

        乙:不是,我就會那(nei4)一句“別挨罵了”,那么您說怎么辦呢?

        甲:我接茬兒逗,你接茬兒捧,來!

        乙:我接茬兒捧還是那(nei4)一句“別挨罵了”。

        甲:我告訴你,你不是就會這(zen4)么一句嗎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你也不能老用這句,把這句啊擱在那個最末后,

        乙:哦!

        甲:知道嗎?

        乙:老說這句“別挨罵了”不行?

        甲:那當然了!

        乙:哦。

        甲:他反正你跟我這話呀,起碼他得和的來,我說上句兒你得有下句兒,我就能把觀眾說樂嘍!信嗎?

        乙:哦,我得回答的像話,

        甲:誒!

        乙:別凈說那(nei4)個“別挨罵啦”?

        甲:誒,對!

        乙:啊,行行,行了,誒誒,好。

        甲:啊,我就走了,

        乙:哎,你走就走吧。

        甲:我就拐了彎兒了,

        乙:你看,這就有個下句兒了,

        甲:哎。

        乙:拐彎兒拐彎兒吧。

        甲:誒,對。我就碰見你爸爸了!

        乙:不能。

        甲:不。。。

        乙:不能。

        甲:怎么?

        乙:死啦!

        甲:啊。。。,你爸爸死啦?!

        乙:死嘍!呵

        甲:啊,是啊!死啦我也碰見了。

        乙:怎么?碰見死尸啦?

        甲:哈,不,我是現在碰見的,

        乙:多咱碰見的?

        甲:我是在兩個月以前碰見的。

        乙:哦,倆多月了?

        甲:對了!

        乙:我爸爸死一百天了。

        甲:今兒整一百天嗎?

        乙:可不!早晨起來我上墳去來著,記得清楚著啦!

        甲:哦,那大概我看錯了,

        乙:哦。

        甲:我碰見的不是你爸爸,

        乙:誰呀?

        甲:你大爺!

        乙:我大爺?

        甲:對,

        乙:哦。

        甲:你大爺!

        乙:我說的那(nei4)!大高個?

        甲:哎!

        乙:細高挑兒?倆小眼睛?

        甲:對對對!

        乙:坐那兒那沖盹兒?

        甲:啊啊!

        乙:會彈兩下子琵琶?你說我大爺?

        甲:就是他!

        乙:呵呵呵呵。。。我爸爸行大!

        甲:行。。。

        乙:哎!切!

        甲:你爸爸行大?

        乙:我爸爸行大。

        甲:沒大爺?

        乙:沒有。

        甲:那你怎么說這么熱鬧啊?又。又。又小眼睛會彈琵琶,那是誰呀?

        乙:那是常寶霆他大爺!

        甲:哦,那大概是你叔叔?

        乙:我爸爸哥兒一個。

        甲:哥。。。你舅舅?

        乙:我媽媽娘家沒人。

        甲:你岳父?

        乙:沒有。

        甲:你姑父?

        乙:沒有,我哪有姑父?

        甲:你姨夫?

        乙:嗨,沒有。

        甲:哦,對!呵呵,你干老兒。

        乙:嗨!沒事我認那干嘛?!哎呀,沒有啊!

        甲:哦,大概是你哥哥?

        乙:沒有!

        甲:你有。

        乙:沒有。

        甲:你。你。你。你說有。

        乙:什么叫說有啊?

        甲:不不不,沒錯!

        乙:往這兒哄哥哥?學(xiao2)這干嘛呀?沒有!

        甲:哎?那不行啊!你們家反正得有人哪?

        乙:我們家三親六故,大大小小全沒有啦!我這不養一個黃雀兒,前天還飛了。實在是沒辦法!

        甲:誒,這個不像話啊!這。這這。這叫什么事兒呀?啊?!我碰見誰沒誰?

        乙:你瞧那怎么辦哪那個?

        甲:那不行啊!你。你想辦法得給我拆兌一個去。。。

        乙:我哪兒給你拆兌去(qie)!我給你拆兌?!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我哪兒拆兌去(qie)?不是,你。你不有能耐嗎?!你能耐大呀!各位都聽你的,你說呀!

        甲:不是,你。。。我有能耐他。。。我碰見誰沒誰也不行啊!是不是?

        乙:怎么啦?

        甲:怎么啦?!你得順著我說呀!你捧哏的嘛!我說碰見誰了?誒!你就得說有!那才叫捧哏的那,知道嗎?

        乙:哦!(拉長音) 得順著你?

        甲:誒!

        乙:這人這臉皮多厚啊!

        甲:你只要順著我說,嘿!我就能把觀眾說樂了。

        乙:哦,非得順著你說?

        甲:對!

        乙:誒,行行行,你說你碰見誰了吧?

        甲:我碰見。。。你兄弟啦!有兄弟沒有?

        乙:有!

        甲:啊。

        乙:有!

        甲:對,碰見你兄弟了!

        乙:你碰見我兄弟你可得說得上來呀?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我兄弟怎么個外表?什么模樣兒?怎么個打扮?穿著什么?多大歲數?你得說對了。

        甲:這個。。。碰見不是就完了嗎?

        乙:誒!那不像話!什么叫完了啊?!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你得說對了!

        甲:啊,當然了!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既然我碰見我就知道。

        乙:你先說他什么模樣兒?怎么個外表?

        甲:你兄弟這模樣兒啊?

        乙:誒,對了(liao3)。

        甲:這模樣兒我知道啊!

        乙:你說說。

        甲:你兄弟這模樣兒。。。(做思考狀,咳嗽一聲清清嗓子準備說)

        乙:哎。

        甲:你兄弟是吧?

        乙:哎!

        甲:啊啊。

        乙:我兄弟。

        甲:對對,他是長方臉兒,

        乙:誰呀?

        甲:啊不,那個。。。圓方臉兒,

        乙:啊?!

        甲:那個長圓兒,

        乙:這是怎么長的這是?!

        甲:不是不是,你兄弟他反正他這個臉膛兒我記得,

        乙:哎。

        甲:他是黑三。。。

        乙:嗯?

        甲:啊不,那(nei4)個白凈。。。那(nei4)個藍不幾兒的。。。那(nei4)個綠不幾。。。黃不幾。。。

        乙:哎呀!我兄弟坐那兒沒事竟變顏色兒。你想準了說,到底什么色兒?

        甲:你兄弟他是這個。。。你兄弟他反正他有麻子,

        乙:誰呀?!

        甲:可沒長著啊!

        乙:沒麻子!

        甲:沒長著!

        乙:沒長著你說他干嘛?!

        甲:他有哪個,那(nei4)個。。。

        乙:哪個?

        甲:那(nei4)個痦子,

        乙:哪長痦子?

        甲:啊,痦子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啊。啊。就。就。就。。。(自己在臉上亂比劃)誒。。。反正。。。

        乙:你留神那眼珠子,你回來再捅嘍!

        甲:反正就在這遛兒,反正,

        乙:你掛地圖來了你這!

        甲:你兄弟他這模樣兒啊。。。他。。。對了!他。他有腦袋!

        乙:哎!嗨!

        甲:廢話!他前邊兒走,我后邊兒看個后影兒,看個偏臉兒,我知道什么模樣兒?

        乙:哦,沒看見前臉兒?

        甲:誒!

        乙:那么你說我兄弟穿什么衣裳啊?

        甲:穿著一件拷紗皮猴兒。

        乙:啊?

        甲:有拿拷紗做皮猴兒的嗎?

        乙:誰說的?!象話嗎?拷紗做皮猴兒啊?!

        甲:穿著一件拷紗大褂,

        乙:嗯?

        甲:可也不是大褂,知道嗎?就跟拷紗一樣啊,他這個那(nei4)個色兒是那(na4)樣兒的。。。

        乙:嗨呀!

        甲:他穿那么一個。。。也不是大褂,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短的。。。跟。。。跟夏威夷差不多。。。那個什么。。。西裝。。。不,穿著中山服那(nei4)。。。那樣子呀象那樣兒。。。那個。。。他披著一毛巾被,

        乙:啊?!

        甲:哦,對了!對!對!對!

        乙:哎呀!

        甲:他沒穿衣裳!

        乙:啊?!!!

        甲:我在澡堂子碰見的!

        乙:嗨!

        甲:澡堂子他正洗著呢!

        乙:沒的說了,在澡堂子碰上的。

        甲:澡堂子!

        乙:您說這個寸勁兒啊!我兄弟多大歲數啊?

        甲:歲數啊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歲數。。。七十多歲。

        乙:誰呀?

        甲:那(nei4)個。。。旁邊那(nei4)個老頭兒七十多歲。

        乙:我問那(nei4)老頭兒干嗎呀?我問我兄弟!

        甲:你兄弟呀?

        乙:啊。

        甲:你兄弟二十七。。。那個。。。不,三十八。。。

        乙:你呀!別胡說八道啦!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我還真有個兄弟,你呀碰不見。

        甲:我怎么碰不見?

        乙:我兄弟今天才八個月,他不會走道兒,你上哪兒碰去!

        甲:哎,這可就不對啦!

        乙:啊,怎么不對啊?

        甲:既然你兄弟不會走道兒,你讓我碰見干嗎?

        乙:誰讓你碰見了?我讓你碰見了?!

        甲:哎!這。。。

        乙:你樂意碰的!

        甲:這不對呀!

        乙:怎么不對呀?

        甲:不是,你兄弟不會走道,你讓我碰見,你還問我什么模樣兒?!

        乙:我沒讓你碰見哪!

        甲:你。你你這成心撅人那這是!啊?!

        乙:我怎么成心撅人哪?

        甲:有你這(zen4)么捧哏的嗎?

        乙:怎么捧哏哪?

        甲:頭一回我。。。我我。。。我說。。。說沒幾句兒,你來個“別挨罵啦”,我碰見誰又沒誰,好容易碰見你兄弟啦,又不會走道兒,你說我怎么逗啊?照你這樣捧哏,你說我這逗哏的活得了活不了?啊?!

        乙:哦,你活不了?有你這(zen4)么樣兒輕視我的嗎?你這么樣兒輕視我,我活得了活不了?你說,當著上千上萬的人,剛才你說我什么聾子耳朵配搭兒。許你這么說話嗎?你自己不加考慮,啊,你剛才說怎么著?你占百分之九十九點幾,我連點兒蒸餾水都沒有,這象話嗎?啊?我告訴你,我最惱你那(nei4)一句,你說我是電線桿子,這電線桿子是木頭!拿我當木頭?許你這(zen4)么說話嗎?

        甲:(不好意思的笑)那不跟你鬧著玩兒嗎?

        乙:不是,有這(zen4)么鬧著玩兒的嗎?我跟你鬧嗎?

        甲:我告訴你,又不鬧了,你這人不識逗,我告訴你,我要知你這樣兒。。。以后咱別鬧啊!

        乙:是啊,以后啊!以前咱們也沒鬧過!不許這(zen4)么樣兒鬧!

        甲:再者說啦,說兩句笑話,能把您的藝術成就給降低了嗎?

        乙:那那。。。那當然是不能啊!

        甲:啊?

        乙:那到是不能。

        甲:要論藝術來說,他們誰能比得了您哪!

        乙:也不能這(zen4)么說。

        甲:您可以說是爐火純青啊!

        乙:不敢不敢。

        甲:自成一家,

        乙:嗨!

        甲:具體的來說,您的語音清脆,口齒伶俐,表演生動,捧逗俱佳,您是一個說學逗唱無所不好,全材的相聲演員!

        乙:哎呀,你可太捧我啦!

        甲:啊不,這還不是捧您,好!我們全國相聲演員誰不尊重您哪?

        乙:這話對,這話對。

        甲:您是相聲界的權威呀!

        乙:哎,也不敢。

        甲:您是相聲泰斗!

        乙:嚯嚯嚯!

        甲:幽默大師!

        乙:哪里!哪里!

        甲:滑稽大王!

        乙:太捧我了!

        甲:現在您的水平就這(zen4)么高啊!

        乙:是是!

        甲:您要再很好地肯定優點,克服缺點,努力學習,發揚您藝術獨特的風格,甭多了,再有三年。。。

        乙:怎么樣呢?

        甲:你就趕上我啦!

        乙:哦,我還不如他呀!

      欧美伦理ay在线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