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cronym id="kkmzt"></acronym>
  • <code id="kkmzt"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kkmzt"></code>
      <var id="kkmzt"></var>
      登錄 注冊

      《植靈壽木》古詩原文翻譯賞析

      時間:2019-07-19 古詩三百首 我要投稿

        《植靈壽木》作者為唐朝文學家柳宗元。其古詩全文如下:

        白華照寒水,怡我適野情。前趨問長老,重復欣嘉名。

        蹇連易衰朽,方剛謝經營。敢期齒杖賜,聊且移孤莖。

        叢萼中競秀,分房外舒英。柔條乍反植,勁節常對生。

        循玩足忘疲,稍覺步武輕。安能事翦伐,持用資徒行。

        【前言】

        “靈壽”,以其“自然有合杖制,不須削治”的好處。漢代以來,便成為拐杖之精品,成為帝王對老年人賞賜的寶物。然而需要拐杖來幫助行走的柳宗元,在親自種植了靈壽木之后,竟舍不得使用。《植靈壽木》向讀者展示了詩人這一奇特的經歷。

        【注釋】

        [1]靈壽:樹木名。《漢書·孔光傳》:“賜太師靈壽杖。”注:“木似竹,有枝節,長不過八九尺,圍三四寸。自然有合杖制,不須削治也。”

        [2]白華:頭發花白。鑒:照。

        [3]怡:和悅,愉快。形容詞使動用法。怡我:使我愉快。適:到……去。適野:到郊外去。情:心情。

        [4]趨:快走。前趨:向前趕上。

        [5]重:又,再。復:回答。嘉名:美名,指靈壽木名。

        [6]蹇連:蹇(jiǎn檢),①跛,行政遲緩。②困苦,不順利。引申為艱難困厄,這里指流放永州。

        [7]方剛謝經營:《詩經·小雅·北山》“旅力方剛,經營四方。”言體力正當強健,可以到處規劃創業。謝:辭,不能。柳宗元說反用《詩經》之意。

        [8]齒杖:王授高年者的行杖。敢期:怎敢期望。

        [9]聊且:始且。移:移植。孤莖:指一棵靈壽。

        [10]叢萼:萼(è惡)花萼指柳宗元所種園圃。競秀:爭逐,表現最為茂盛。

        [11]分房:猶言偏房,指柳宗元住所的偏房。舒英:舒展開花。

        [12]柔條:靈壽木枝細長,故為柔條。乍:偶然看見。反植:倒立,指靈壽木柔軟的枝條,有時從上往下直立。

        [13]勁節:指靈壽木枝條上凸出的強勁的枝節。常:時常,通常。對生:相對而生。

        [14]循:通“揗”,撫摩。玩:賞玩。

        [15]稍:漸漸。步武:指步履,步伐。

        [16]翦:翦(jiǎn簡)同“剪”:剪斷。伐:砍伐。

        [17]資:幫助。徒行:步行。

        【翻譯】

        江水映我白發影,郊游宜人自多情。笑問長老希奇杖,答我靈壽是其名。遭逢不幸人易老,而立之年不經營。今生不望王賜杖,自栽靈壽木一莖。花園藥圃競奇秀,分房籬外展落英。韌枝柔條忽倒立,凸突勁節常對生。撫摩靈壽人忘疲,賞玩漸覺腳步輕。如此足勝齒杖賜,哪用剪伐助步行。

        【鑒賞】

        柳宗元被貶到永州后,因水土不服,或因江南濕氣太重,患有“重膇”之疾。“杖藜下庭際,曳踵不及門”(《種仙靈毗》),看來有時腳腫得利害,為了能幫助行走,他的確使用過一條拐杖。

        “白華鑒寒水,怡我適野情。前趨問長老,重復欣嘉名。”講的是尋得靈壽木的過程。柳宗元被貶到永州后,因政治上遭迫害和永州惡劣的生存環境,三十多歲的人迅速衰老,對于過早的生出白發,詩人是很傷心的。《始見白發題所植海石榴樹》云:“從此休論上春事,看成古樹對衰翁。”隨著時間的推移,被重新啟用的希望已成為渺茫的夢,而永州山水和永州人對詩人的關懷和慰藉,使詩人漸次忘卻了悲哀。而以一老翁自居,認真地做起了永州人來。

        這一天,詩人又到郊外游歷,倒映在明鏡般的瀟水里滿頭的花發。不僅沒有讓詩人傷悲,反而有了幾份愜意。抬頭望去,前方正有一長者,正扶杖慢行。那手中的一條拐杖,引起了詩人的興趣,既然自己也是一白頭老翁,擁有一條支節強勁的拐杖,也是再好不過的了。詩人加快步伐,追上長老。而后一番熱情的對話,其詳情今天無法得知,但從詩人行云流水般的詩句中,讀者仍可感受到親切友好的氣氛。當然,最讓詩人感興趣的長老的拐杖,竟是由久聞大名的靈壽木制成的。

        “蹇連易衰朽,方剛謝經營。敢期齒杖賜?聊且移孤莖。”講的是種植靈壽木的原因。

        前兩句,當倒過來讀,詩人對自己正當年富力強,而不得拖展自己抱負、才華的處境,已沒有了流放之初的激憤與哀傷。也明白自己過早衰老的原因,在于面對的艱難困厄的現實。“敢期齒杖賜?”表明了詩人對這一現實的清醒理解,雖然為此詩人付出了青春年華的代價。“聊且移孤莖”,在長老的指點下,詩人尋得靈壽木并挖得一枝,移栽至自己的住宅旁。這一舉動,是詩人對統治者的徹底失望,也標明詩人在永期間,思想上的一次飛躍。

        汪森《韓柳詩選》曰:“‘叢萼’四句,寫物極能刻畫。”“叢萼中競秀,分房外舒英”,寫所植靈壽木成活、生長、開花的情景。從“競秀”和“舒英”看,該靈壽木在詩人的精心培養下茁壯成長的確令人欣慰。也可得知,詩人為它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。“條乍反植,勁節常對生”。靈壽木枝條細而韌,故有枝條時從樹上倒垂向下,突兀強勁的枝節,又常相對而生。好一幅靈壽木的生態圖,其外柔內剛的形態,簡直能呼之欲出。難怪汪森大加贊嘆。

        然而接下來四句汪似乎理解錯了。他說:“‘循玩’四句,寫扶杖意亦極醒露。“看來,汪森以為詩人砍下了一枝靈壽木做成了手杖,來幫助詩人行走。

        讀者不妨將最后兩句,一氣讀下,“安能事翦伐,持用資徒行”。“安”作疑問副詞,和“能”一道修飾動詞“事”,當譯為“哪能干砍伐的事,將它用來幫助自己行走。”看來詩人是不忍心對靈壽木加以翦伐的。

        往前兩句,“循玩足忘疲,稍覺步武輕”,“循玩”,作撫摩賞玩。那么詩人撫摩玩賞的是靈壽木,還是用靈壽木做成的拐杖。足,作“足以”解,聯系上文詩人對靈壽木的描寫,再聯系下文“安能事翦伐”,可知“循玩”的對象,應為蓬勃生長的靈壽木,而非用靈壽木制成的拐杖。“稍覺”,不應理解為“稍微覺得”,而應為“漸漸覺得”,自己走路的步伐也輕松了。

        還剩下一個最為關鍵的問題,那便是:詩人種植了靈壽木之后,為什么又不用它來作拐杖呢?

        《植靈壽木》一詩中,有兩點值得讀者注意。一是種植靈壽木時,柳公被貶永州多年。被貶初期的那種焦躁不安的情緒,那種悲天憫人傷感,都已被歲月磨蝕。永州的山水,永州的人民已經和詩人的血肉融為一體。正是“白華鑒寒水,怡我適野情”的心境,才奠定了創作享譽千古的“永州八記”思想基礎和感情基調。二是對統治者詩人已不再寄有什么希望。對現實則有更多理性的認識。“敢期齒杖賜?”正是詩人這種認識的反映。所以植靈壽木的目的。不再于獲得一條拐杖,而是對“之所以賜老者之杖”的一種冷峻的抗議,甚至是一種大膽的諷刺。“聊且移孤莖”,活畫出詩人植靈壽木的目的。

        明白了這兩點,再讀詩人對蓬勃生長的靈壽木的細致刻畫,在讀者眼前出現的,就不僅是一棵靈壽,而更多地能感受到詩人的靈魂。讀者才能深切地體會“循玩足忘疲,稍覺步武輕”的深刻內涵。

      欧美伦理ay在线电影